论民主
时间:2018-01-02 14:46:08  来源:  作者:
  •  /代倚耘

     如今人类骄傲地宣称自己进入了民主世纪,世界上除了沙特阿拉伯,各国政府都称自己的国家拥有民主制度(甚至包括朝鲜)。但是事实上我们都很清楚,民主没有在世界范围内实行,所有的国家都还是由少数人统治,我试着分析其中的原因,并对未来民主的可能实现与否做出自己的预测。

     由多数人统治或者少数人统治其实只是政体的不同(参照亚里士多德的定义:少数人统治为全体服务的是贵族制,多数人统治为全体服务的是民主制)。而政体不同(我在此忽略意识形态与社会制度)其实就意味着政府的组织形式与人员结构的差别。

    那么,先来看政府到底是干什么的,政府是指于某个区域订立、执行法律和管理的一套机构。通俗的说政府就是统治国家和指定政策的一个机构。政府的所要作的事情大概就是一下几个:发展经济(生产力)、缓和阶级矛盾、维护国家稳定。其实这三项听起来都是符合所有人利益的。但是实施这些事情就有如下要求:拥有生产资料、资金、暴力机构(警察、法院、军队)。除了第三个是政府直接拥有的之外,在私有制没有废除的情况下其他两个都不在政府的掌控之中。但是政府依然需要完成它的任务,那么就需要拥有这两项资源的人的帮助,换句话说政府需要资本家的帮助。

    首先要明白政府如何履行自己的职责,其实现行式主要是通过资源调配(投资、社会福利、国防开支等),那么势必就要求政府手中要掌握资源,但事实上政府并没有这些资源,这些资源掌握在私人手中。根据几乎所有国家宪法中所规定的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的原则,政府几乎不可能掌握这些资源,唯一的办法是请求资源拥有者的帮助,其实现行式主要为在统治过程中和立法上维护他们的利益以换取履行职责所需要的资源。

    以上,我只是简单陈述了目前存在的事实。下面我才开始说说我对民主的看法:

    现在我要说的民主不是理论上的强调自由与公平的民主,我要说的是对现阶段民主我的看法。在我看来,现阶段所谓的民主不过是在资本主义发展到一定程度的时候一次统治阶级的扩大,统治阶级由国王、教皇、旧贵族扩大到了商人、工厂主(也就是资本家)。为什么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是因为资本家们掌握了比旧统治阶级更多的资源,国家再也离不开他们提供的巨额税收和丰富商品。于是资本家们开始要求于自己拥有资源相称的政治地位,当然一开始所有的国家都是拒绝的,但是当商人们开始拒绝纳税时问题出现了,国王再也没有足够的资金支付给自己的军队与行政官僚们,国家机器开始无法正常运转,伴随而来的可能是普通民众对国家的不满(因为国家机器无法运转意味着公共服务质量大幅下降)。国王们意识到当自己没有了资本家的税收拥有的只是一个头衔(哪怕他们宣称自己是上帝在人世间的代表),一些国王妥协了;但更多的没有,他们决定用自己的武力镇压资本家们并且抢夺他们拥有的资源,可是资本家们同样可以用自己手中的资源组建军队,购买火枪和加农炮,食物和水。他们的军队甚至比国王的军队更加强大、精锐。结果是显而易见的,一些国王被废黜;一些只是保留自己的头衔,实权被部分(或全部)剥夺。

    现在资本家们获得了国家的统治权,但是他们面临着国王曾经面临的问题,为他们提供劳动力的工人和农民们开始要求他们自己的政治地位。资本家们是经历过这一切的,他们也知道劳动力是他们唯一无法完全控制的资源(因为在那个时代劳动力跟人的主观思想有很大联系),所以他们明智地选择了与普通人妥协。不过正如世人所说:每个阶级都在维护自己的利益。资本家们不可能就乖乖交出他们刚刚才用血与黄金换来的政治权利(当然他们也不放心把权力交给一些根本不知道如何使用它的人),所以他们创立了代议制。选举所需要的种种资源以及要求的领导才能使他们可以更好的在议会与内阁中体现自己的意志。但是不可否认的是,国会和内阁的确为普通民众做了很多事例如免费的教育与医疗。但事实上这都是因为他们履行自己职责的结果。

    所以这就是我们认为的目前民主的本质——资本家对普通大众的妥协。

    那么,我现在对未来的民主做出我自己的预测。

    民主不能期望祈求得到,而是要靠自己争取。但是历史告诉我们,争取民主有一个硬性要求那便是拥有足够多的资源,这个资源可以不像以前资本家具有的那种超过政府拥有的资源(事实上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但是起码要拥有这个社会不可或缺的资源。那么说说现阶段人们主要掌握的资源:公民为国家服兵役、提供劳动力(包括体力和脑力),现在我来逐个分析这几项资源的前景。第一个即服兵役,在如今暴力革命的形式几乎是不可能的了,尤其是在发展程度比较高的国家(其实也主要是这些国家的人们有民主诉求),而且军队一直是国家牢牢掌握在自己手中的暴力机构。所以第一个资源几乎是无法使用的。

    关于提供劳动力,我将把它分成两个部分。体力劳动力与脑力劳动力。首先是体力劳动力,现在自动化的浪潮席卷了了全球可能再过几十年大多数商品的制造和加工都是由流水线上的机器完成的,需要人类提供的体力劳动力越来越少,除了一些需要创造性的工作之外(例如雕塑与绘画),机器将代替人类成为体力劳动力的主要承担者。也就是说在未来几十年内,普通民众极有可能丧失目前所掌握的提供体力劳动力的资源。

    那么现在看来,普通民众拥有并将长期拥有的资源就只有脑力劳动力了,其实这也是最珍贵的资源。虽然我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么一句话:“人一思考,上帝就发笑。”我不知道他在笑什么,反正我个人认为人思考起来是很可怕的,也许上帝是在苦笑吧。从古至今生产工具的改良和创新是生产力发展的主要因素。然而我们都知道改良蒸汽机的是一名格拉斯哥大学的数学仪器制造师——詹姆斯·瓦特而不是罗斯柴尔德家族中的一员。虽然新的生产工具的推广与制造是需要资本家的资源,但是同时资本家们也需要这些创新。而未来的CEO们也不会是机器人,规划城市的也不会是机器人,政治学家、历史学家、物力学家、生物学家也不会是机器人,因为人类拥有最宝贵的资源——创造力。也就是说,不管是在现在还是将来脑力劳动力的提供大部分都还是需要普通民众提供,在将来需要的脑力劳动力甚至比现在更多,所以在未来脑力劳动力会逐渐成为最主要的资源之一。但是人类是需要通过学习才能开发并运用自己的脑力的,所以如果想要掌握这项资源那么就要求普通民众中的大部分接受良好的教育,但是由于天赋和教育资源的限制,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都不会实现这个目标。但是这并不妨碍民主范围的扩大,因为在未来掌权派的人需要更多的脑力劳动提供者,一部分普通大众可以提供这一资源。就像我所说有宝贵资源则可以要求民主,当然在那个时候掌权派可以将民主权利扩大到这部分人上,因为他们知道这个世界是怎样运作的所以可以做出理性的判断。在质量有一定保证时,多数人的智慧的确会优于少数人的智慧。

    综上所述,我认为在未来民主仍然只会局限在某一范围内,只不过涵盖的范围会逐渐扩大。

     

     

    (责任编辑:吴婧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