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深弯下腰,重拾散文
时间:2018-01-02 14:40:03  来源:  作者:
  •  /海夫1R80电子科技大学实验中学

     R80电子科技大学实验中学

    “杜宇声声不忍归。欲黄昏,雨打梨花深闭门。”——初读时节,豆蔻梢头二月初,拍案惊艳:如此幽微、绝妙的意境!恨不能游弋汪洋词间,浸淫学技,以致为赋新诗强说愁。后来……自然是欲说还休,却道天凉好个秋。R80电子科技大学实验中学

    再后来,说的欲望也次第泯灭,如暗夜灯火衰残,渐行渐远。偶尔无意中再读到这样的句子或类似在情感幽妙间“吹皱一池春水”的美文,像老人一样咳着嗽或嘴间轻微一笑。浓重的眼睑淡淡飞过一缕往昔的浓重,早已遥远呵,业已阑珊。千江有水千江月,江月影中寂无痕。睡吧,孩子。R80电子科技大学实验中学

    我睡了,睡入雨打梨花深闭门。门后的幽径荒草深深知道,涌现过这绝唱佳词的民族病了,我也病了。病中暗哑断续的歌谣,一如我们折戟的历史呵,逆光的飞翔。枯寂峭壁上的鹰,就此死去,还是拔羽重生?灭顶水火间的艰难与挣扎,一寸寸河山,一寸寸掩面的血与泪。R80电子科技大学实验中学

    夜是怎样醒来的呢?一个无法测度的奥秘。无穷无尽我的夜晚啊,无穷无尽我的船帆。总有一面旌旗在夜的上方沉默,如星闪烁。来,我的孩子——那接引的手越过冰雪,越过灯笼,圣洁而明亮。像吸引,又像重压;在熬炼,又在陶造……不得不弯下腰,低至尘埃,深深俯伏。R80电子科技大学实验中学

    垂头的时候,一切都饱满了,阳光下朵朵金黄。不复明月松间,清泉石上;也不再倚剑长啸,独孤求败。那光,那真光在指尖跳跃,在洗菜、淘米的指尖活泼如诗,在赞美、写作的指尖畅游如鱼,在心灵的指间流淌不停歇的高贵的感动,为每一个生命沉重颤栗的感动。金黄镀满每一个忙碌而拥挤的日子,又让每一个拥挤而忙碌的日子宽阔而沉静。R80电子科技大学实验中学

    终于沉入我望了很久很久的海水,水,回到水!幸福洪波浪涌,潮汐、激流、险滩、暗礁、攻击、伤害……都化为了幸福的洪波浪涌:向晚的长风,长长的安静地等待,又似乎什么都不用等待。已经充满,正在充满,沿着永恒的恩典的漏斗,上尖下流地充满。R80电子科技大学实验中学

    充满医治的大能和永不止息的勇敢,是的,不止息的勇敢。爱和智慧,争战与力量,重创与兴起,彷徨与纠结,哪一样不需要一颗勇敢的心。即便道途荆棘丛生,每一步都像海的女儿的双脚触地时尖锐的剧痛,但高高低低的音符呵,四季无休的咏唱,那门已经打开,怜悯地打开。风飘飘兮吹衣,单等我归去来兮。R80电子科技大学实验中学

    我以闪电的速度归来,我以蜗牛的执着归来,重拾散文,重拾生活的点滴篇章。林间清晨的第一声鸟鸣,野地暮色的摇摇摆摆的花,准确而快乐地在其间号着标点。弯下腰,空气中迷醉的花香与泥土的气息,和蜻蜓打个飞吻,和蝴蝶一起舞蹈。我成为了我的舞者,我最真实的生命的舞者。R80电子科技大学实验中学

    这是大河之舞,这是群山之舞,这是从亘古到永远的彩虹之舞。世人在看,撒旦和天使也在看。舞起来,每一块骨骼,每一处新生的经络和血脉都舞动起来。看,那灵正吹进来,这片古老土地上凡有灵的都正在舞起来。头发飞扬,踩着有力的节拍,合着激荡的鼓点,深深弯下腰,如火如荼地舞起来……R80电子科技大学实验中学

     R80电子科技大学实验中学

    (责任编辑:姚金苇)R80电子科技大学实验中学